•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茶谷旅游茶谷故事

    皖西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重要作用

    【日期:2017-07-03】【打印页面】【关闭窗口

    皖西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重要作用

    马德俊


      【内容提要】 1947年6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4万人,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战略部署,在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领下一举渡过黄河天险,发起鲁西南战役,从而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8月7日,刘邓所部又在中央军委指挥下,千里跃进大别山,其中第三纵队全部在皖西展开,开始了艰苦的创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吸引敌人众多主力于自己身边,策应了全国各战场的战略反攻,最后决战中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63805895_1.jpg

      关键词:皖西 刘邓大军 作用

      一、皖西是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第一个立足地

      1947年8月27日,刘邓大军通过黄泛区,突过汝河、淮河,占领固始县城,终于进入大别山外围地区,即分三路以雷霆万钧之力进入大别山。首先进入的就是大别山北麓的皖西地区。

      皖西是中国革命的策源地、人民武装的诞生地。在土地革命时期的皖西北苏区地占鄂豫皖苏区半壁江山以上,是领导19个县的皖西北道委、特委所在地。又是高敬亭率领红二十八军和金刚台游击队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中心区域。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安徽乃至整个大别山区域抗战指挥中心。解放战争初期,皮旅中原突围经过这里胜利到达苏皖解放区。坚持当地的皖西工委和皖西人民自卫军不断取得胜利,不仅牵制了敌人的兵力,配合了我军正面战场的作战,策应了友邻地区的革命斗争,而且为全国反攻和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所以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刘邓首长把皖西作为第一个立足点、坚守大别山的内线。1947年8月27日,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区。其第三纵队“全部在皖西作战”[1]。8月31日,三纵七旅旅长赵兰田、政委曾庆梅率部渡过史河进攻叶家集,毙俘敌600多人,皖西边陲重镇叶家集遂宣告解放。

      二、皖西是刘邓大军歼敌的重要战场

      刘邓大军犹如利剑一般插入大别山战略要地,此时蒋介石正忙于内战,大别山兵力空虚。三纵九旅在旅长童国贵、政委秦传厚率领下,随三纵首长经姚李庙、江店向六安进发。9月1日夜,九旅先头部队二十六团三营攻占徐集,乡保队30余人全数被歼,并得悉六安城内只有县自卫队5个中队和新兵大队,以及保安独立大队的1个分队,九旅遂连夜进军,泅渡淠河,从西、北两个方向攻城,并由该旅二十七团绕道至六安东二十铺至三十铺之间阻击国民党军四十六师一部的增援。9月2日拂晓,皖西重镇六安第一次获得解放。陈锡联率三纵和九旅旅部驻六安,部队向六安东部和合肥县展开。战后,陈司令员兴致勃勃地抽空浏览了古城市容,还高兴地看了一场京剧演出。

      9月2日晨,当即宣布成立中共六安县委和六安县民主政府,并任命李延泽为书记、宋尔廉为县长,宣布成立六安县民主政府。这是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北坡建立的第一个民主政权。

      8月31日下午,三纵副司令郑国仲率马忠全八旅进抵万山丛中的立煌[2]县城金家寨。为打好此仗,刘邓首长指示要“英勇顽强、首战必胜,力求全歼,坚决打好这一仗”。经过激战,于9月2日上午解放金家寨,全歼敌1000多人,击毙敌四十六师第五六四团团长陈铁汉、俘虏立煌县长李宜。这是刘邓大军前期攻城最激烈的一次战斗,解放了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标志性县域立煌县。9月4日,即宣布成立中共金寨县委和金寨县民主政府,余光(后张延积)任县委书记,白涛任县长(后任金东县县委书记兼县长)。留下冀南和太行干部300多人在当地工作。

      白涛县长为了宣传人民政权的宗旨,他和县委书记张延积商量发个布告,白涛说:“金家寨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就很有名,就叫金寨县吧!”张延积觉得有道理,立即请示上级并获同意,定名为“金寨县”。白涛迅速挥笔写下《金寨县民主政府布告》张贴全县,通篇是五言诗,口口相传到如今。开头几句是:“查我金家寨,大别山中心,革命根据地,中外有威名。立煌本国贼,不应留臭名,改名金寨县,历史面目真……”从此,金寨县以崭新的县名和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9月3日,八旅解放霍山,当天宣布成立中共霍山县工委和民主政府。工委书记王琮琪、县长霍衣茹。

      9月8日解放舒城;9月11日解放桐城,9月14日解放庐江,9月16日解放潜山,9月17日解放岳西,继而解放望江、太湖等9座县城,前锋直抵合肥、安庆城下。。

      1947年9月上旬,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引起了蒋介石的极大恐慌,他立即派来重兵围攻。从皖西地区进入的只有敌八十八师及四十六师一部。刘、邓即令三纵迅速放手歼敌。1947年9月30日,三纵七、九两旅冒着绵绵秋雨、从固始日夜兼程、隐蔽东进,将沿舒(城)霍(山)公路向西进犯的敌八十八师六十二旅,诱至六安县张家店起来。9日下午发起总攻,到10日凌晨4时,敌八十八师师部及六十二旅被我军全部歼灭,共毙伤敌900多人,俘敌少将副旅长唐家楫以下官兵4700多人,缴获山炮3门及枪支数千支。这次胜利,标志着三纵在皖西完成了战略展开任务,打开了皖西斗争的新局面,在皖西站住了脚跟。在这次战斗胜利的鼓舞下,以三纵分遣人员为骨干组建起来的地方武装也极大地增强了战斗力,他们配合主力在内线坚持斗争,打击分散、孤立之敌,在六安县张家店刘家新圩歼敌2个中队、在舒城南港消灭国民党军3个连。三纵的连续作战,牵制了敌军,受到了中原军区的表扬。

      三、皖西是刘邓大军的后方基地

      三纵进入皖西后,得到皖西中共各级党组织及其领导的地方武装和广大群众的积极配合,因而使部队能够迅速展并并站稳脚跟。

      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之前,中共皖西工委通过电台与晋冀鲁豫军区邯郸前线指挥部取得联系,当得到“刘邓大军在羊山集一举全歼敌宋瑞珂整编六十六师,现已南下东至六安,西抵麻城。三纵陈锡联司令即派侦察连与你们联系”的明确指示时,干部战士欣喜万分。工委和人民自卫军指挥部立即召集大队以上干部会,研究、部署配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工作。会后,工委书记桂林栖和人民自卫军司令刘昌毅携带电台和部队,向六安方向运动,在霍山、舒城、桐城等地与三纵会师时,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皖西是个老苏区,当地群众坚信“铁树早晚要开花,红军一定要回家”,有了地方党组织和皖西人民自卫军的紧密配合,三纵如虎添翼,不到1个月的时间便横扫六安、立煌(金寨)、霍山、舒城、庐江、桐城、潜山、岳西等县,并乘胜捣太湖、夺华阳、葛牌、取宿松、攻望江。此后,部队遵照刘、邓部署,主动撤出城市,控制广大农村,形成对敌占城市的包围态势。在皖西成立了六安、金寨、霍山、舒城、霍邱、肥西、岳西、太湖、潜山、宿松、望江、怀宁等12个县的县委、县政府和县大队,新划独山、六合、金东、太平、霍固、太西、太岳、桐潜等8个县,改寿六合霍(邱)工委为县委,成立太望工委和金北、六合两个办事。其中金寨、霍山则区乡政权全备。形成了三万平方公里、一千余万人口的皖西根据地。

      各级地方政府建立后,均把发动群众作为首要任务,为大规模支前提供组织和人员保证。当三纵向霍山展开时,当地政府组织1500人并筹集军粮300多石、担架几百副和80多支毛排支前作战,安置伤员300多名。张家店战斗时,舒六县委即组织200多名民工支前,皖西人民自卫军三大队和区游击队也积极参战,总计达2000多人,部队也把缴获的枪支弹药分给地方党委、政府。部队战后转移到舒城晓天休整,仅晓天一个地方就筹措大米100多石,军鞋2000多双。中共皖西工委为了支援刘邓大军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战略任务,总共筹款十九亿三千万元(旧币)粮食四万五千石(每石一百四十斤),棉衣2000套,鞋6万双。有了地方政权和人民武装的配合支持,部队的后顾之忧解除了,三纵如鱼得水,进退更加灵活机动。

      刘邓首长一再强调“严守纪律,关心群众”是关系部队能否在大别山扎根的大事。三纵是一支具有高度政治觉悟的人民武装,广大指战员都能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热爱群众、关心群众,尽可能地减轻群众负担。七旅官兵将设在叶集北关庙的国民党第八绥靖区第六仓库打开,分40万斤大米给叶集穷苦人民。叶集人民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感谢共产党,感谢刘邓大军解放了叶集人民。随后,很多叶集青年纷纷要求参军,加入了刘邓的革命队伍。战士因干渴吃了地里的甘蔗,冬天取暖烧了一节树根都要作价赔偿;夜晚天寒宁愿在门楼墙脚露宿也不打扰群众。对极个别违反纪律的人都作了严肃处理。

      人民的子弟兵时时处处关心老百姓。部队一到住地便忙着为群众挑水、扫地,连邓小平等领导同志也不例外。战斗间歇期间,指战员们还要帮群众抢收抢种。张家店战斗枪声刚停,战士们便急忙冲上街头为民房灭火。军爱民,民拥军。三纵指战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爱戴。具有拥军传统的皖西老区群众虽然生活十分艰苦,但是他们仍然尽最大力量支援部队,有的群众宁肯自己饿肚子,也要把下锅的米拿出来送给部队。部队行军作战需要穿鞋,许多老百姓就把自己衣服剪掉做草鞋。由于宣传发动工作做得细致,干部战士齐心协力帮助群众,六安、金寨、霍山、太湖、岳西等县很快出现了盛况空前的拥军热潮,广大群众积极主动支援大军,他们把自己不够吃的一点口粮省下来交给部队;为了帮助部队抵御大别山地区寒冬,有的送来了自己仅有的棉衣,甚至有人把自家棉被的棉絮拆下来给部队做棉衣,裁缝也义务前来赶制棉衣、棉被。在军民共同努力下,很快解决了部队的冬装问题。

      战时,群众还热情地为部队运粮食、抬担架、送伤员。部队流动性大,许多群众便冒着风险将伤员接回家养伤。三纵副司令员郑国仲负伤后就隐蔽在霍山、岳西一带群众家里。虽然老百姓生活很苦,但却四处搜求鸡蛋、大米为他增加营养。在群众严密保护和精心调养下,郑国仲很快痊愈、重返前线。

      群众还主动地为部队传送情报,为部队装上“千里眼”、“顺风耳”。众多的南下干部,正是由于群众的冒死相救才得以保存。陈锡联后来回忆说:皖西那里的群众基础很好,群众很支持我们。那里的群众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早在土地革命时期,那里就是革命根据地,先是徐向前的红四军,徐海东的红二十五军。二十五军走了,又有红二十八军。高敬亭的红二十八军就是在太湖那里建立的。这支红军在皖西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后编为新四军某支队)。我讲这一段的意思,是讲那里一直到解放战争时期都是革命根据地,那个地区的革命没有间断过,是老根据地。人民支持革命,吃尽了苦头,人民是伟大的,了不起的。我们应该写这段历史,写人民对革命的贡献。

      在皖西群众和各级政府大力支持下,刘邓大军越战越勇,十分圆满地完成了艰苦的内线牵敌战斗任务,为实现党中央的战略决策,巩固和发展皖西根据地,迎接全国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

      四、皖西是中原局、刘邓大军司令部重要会议和前指驻扎地

      1、太湖刘家畈高干会议。1947年11月2日,刘伯承、邓小平在指挥刘邓大军完成张家店战斗和高山铺战斗胜利后,率中原局和野司从湖北蕲春转战至皖西太湖,11月9日至12日,刘邓首长在太湖县刘家畈胡氏新祠主持召开了有三纵队旅长以上干部和皖西工委、皖西人民自卫军支队长以上干部参加的高干会议。出席会议的约30余人,会议共开了4天。分别听取了政委邓小平、司令员刘伯承、中原局常委刘子久的报告。传达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1947年10月10日在陕北颁布,第一次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中国土地法大纲》、中原局关于《放手发动群众,创建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指示。

      会议做出三项决定:

      (一)成立皖西区党委、皖西军区和皖西行署。皖西区党委书记彭涛(原三纵政委),副书记桂林栖、于一川。皖西行署主任罗士高。皖西军区司令员曾绍山(原三纵副司令),政治委员彭涛(兼),参谋长徐力行,政治部主任何柱成(六安县籍、少将)。成立了皖西地区委员会、皖西行政公署、皖西军区,同时,皖西区党委机关报《皖西日报》、鄂豫皖军政大学皖西分校、皖西文联小组、皖西军区文工团和新华分社等机构相继成立。

      (二)在皖西区党委、军区、行署之下设立皖西一、二、三3个地委、3个军分区和3个专员公署。一地委辖太湖、岳西、潜山、望江、怀宁(一部)。地委书记卢仁灿,副书记李唐;一分区司令员孔令甫,政委卢仁灿(兼),副政委梁诚;一专署专员刘秀山。二地委辖桐城、庐江、潜北、舒南一带。地委书记武旋声,副书记张伟群;二分区司令员马忠全,政委张伟群,副司令员钟大湖,副政委袁文波,二专署专员刘征田。三地委先后辖舒六、独山、六合、霍山、太平、肥西、六安、六南、六北等县委,包括了现六安市的大部分地区。地委书记马芳庭,副书记郭万夫、唐晓光;三分区司令员曾庆梅,政委马芳庭(兼),副司令员朱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彭宗珠,三专署专员霍依茹。

      (三)兵力的集结和分遣。三纵队的建制不动,皖西人民自卫军部队与三纵合编,刘昌毅调任三纵副司令员。皖西人民自卫军一支队编入三纵队七旅三十七团,二支队编入皖西一分区基干团(团长蒋容英,政委方英同,副团长常示礼,参谋长贾仁义)。同时抽调七旅二十团到一分区,八旅二十四团到二分区,九旅二十七团到三分区,作为各分区的主力部队。野战军用于实施机动,歼灭敌人;军区部队则用于拓展地方,发动群众,进行游击,消灭地方反动武装。

      13日,刘昌毅、桂林栖回到太湖城里召开营以上干部会议,传达刘家畈会议精神。11月15日,中共皖西区党委、皖西军区、皖西行署在岳西汤池畈正式宣布成立。11月底,皖西区党委书记彭涛在舒城晓天附近三石寺传达贯彻刘家畈会议精神,并将贯彻情况打电报向刘邓首长作了汇报。11月29日,三地委在舒六县晓天三石寺成立。

      刘家畈高干会议,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为开创大别山根据地,进一步实施战略再展开,贯彻执行中央和中原局战略部署的一次重要会议。在党史军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重点体现在组建了便于工作的党政军领导机构,制定和完善了坚持大别山斗争的方针政策,将军事斗争、政权建设和土地改革结合起来,为开创大别山解放区、建立牢固的根据地、实行战略再展开奠定了坚实基础,解决了怎样站得牢和如何发展的问题。刘家畈高干会议以后,刘邓大军开始把内线作战和外线作战互相配合起来,实施战略再展开,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大别山的疯狂进攻,有力支持和配合了全国战场的战略反攻。

      2、刘邓大军前线指挥部所在地。由于大别山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而必然成为国民党与我拼死争夺的重点。刘邓大军因在商北、商西、光山三次作战和张家店、高山铺两个战役胜利,共歼敌23000余人,蒋介石把挺进大别山的刘邓大军视为心腹之患,下定了必欲除之的决心。刘邓大军一南进,蒋介石就派了23个旅的兵力急起直追,后又与刘邓部队在大别山死死纠缠,妄图乘我军在大别山立足未稳之际,将刘邓主力击溃,驱逐出大别山。1947年11月初,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湘鄂皖豫赣苏6省绥靖会议”,并于11月25日成立了“国防部九江指挥部”,集中15个整编师33个旅的兵力以及海军、空军部队,从27日起大举围剿大别山,其中包括极善山地作战、战斗力较强、且抗战以来一直驻守在大别山的桂系主力整编第七师、整编四十八师等精锐部队,并委派桂系军事头目、人称“小诸葛”的国防部长白崇禧兼任九江指挥部主任,主持进剿大事。白崇禧到任后,采取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紧密配合的所谓“总体战”对付刘邓野战军,并依靠其占绝对优势的兵力和大别山周围对国民党有利的交通条件,集中兵力,分进合击,先占领点线,然后分区“清剿”。当时国民党在全国其他战场都处于战略守势,机动兵力不多,但大别山却集中了庞大的兵力实行进攻战,这就给刘邓所部造成了巨大的军事压力。刘邓部队原有4个纵队13个旅,到大别山后,每个旅抽出一个团作为地方武装,部队战斗人员实际减少三分之一。野战部队只有6万余人。中央军委便又调集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第十二纵队,由李先念率领,于11月10日到达光山文殊寺,会师后,刘邓首长考虑大别山的地形特点不利于大兵团运动作战,在敌重兵集团进攻下,无法寻找到歼敌机会,而6个纵队若全部集中于此,正符合敌急欲与我决战的意愿因而只会徒遭损失,于大局无益。又派李先念率领他们到达伏牛山和大洪山地区外线,从外线支援大别山。

      1947年12月上旬,刘邓首长根据实际情况,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决定采取“避战分兵”的方针:刘邓分开,邓小平率前方指挥部留在大别山指挥二、三、六纵队开展游击战争;刘伯承第一纵队和中原局机关跳出包围圈,转入外线,会合第十、十二纵队,向桐柏一带实施战略展开。12月10日夜晚,刘邓首长在红安县华家河镇西汪家分开。邓小平对刘伯承说:“我到底比你年轻。我留在大别山指挥,你到淮西去指挥全局。”刘伯承则坚持把野司警卫团留给邓小平,以确保他的安全。

      1947年12月中旬至1948年2月下旬,邓小平率领的大别山前方指挥部,担负在大别山内线指挥作战的任务。邓小平率部坚持内线斗争,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以来最困难的时期,是我军“反攻以来面临的最大考验”。12月30日,邓小平、李先念、李达率前方指挥部和警卫团,来到金寨县漆店区沙河乡楼房湾村下楼房,将前方指挥部设在下楼房的周宅。周宅始建于乾隆30年,坐东朝西。宅院分正屋和厢房两大块,共计53间,建筑面积1537平方米,占地面积2193平方米。当年,正屋的第五栋左边3间就是邓小平、李先念、李达的住房和办公室,右边3间为鄂豫区党委会议室。厢房16间,后8间为邓小平、李先念的厨房、马棚、厕所,前8间为警卫团住所。12月31日,邓小平、李先念等参加了鄂豫区党委书记段群毅在这里召开的鄂豫边区10个县市委主要负责人会议。邓小平亲自调谐着一台半导体收音机的波段,让他们收听了元旦社论,也就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会议上所作的报告《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毛泽东高度评价了以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为起点的战略进攻。他说:

      1947年7月至9月间,人民解放军即已转入了全国规模的进攻……人民解放军的主力已经打到了国民党统治区域里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中国这一块土地上扭转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匪帮的反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覆灭的道路,推进了自己的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胜利的道路。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20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3]

      听完广播,邓小平兴奋地对大家说:“毛泽东的重要报告,大家都听清楚了吧,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到一个新的转折点,我们已由战略防御转入了战略进攻,只要我们继续努力奋斗,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革命的胜利很快就要到来!”

      大别山腹地,邓小平率前指在上楼房周围活动了40多天,指挥了刘邓大军最为艰难的第二期作战。 后来邓小平谈到二野这段历史时,曾这样回忆说:

      我一个,先念一个,李达一个,带着几百人不到一千人的前方指挥所留在大别山,指挥其他几个纵队,方针就是避战,一切为了站稳脚。那时六纵担负的任务最多,在大别山那个丘陵地带来回穿梭,一会儿由西向东,一会儿由东向西,今天跑一趟,明天跑一趟,不知来回跑了多少趟,调动敌人,迷惑敌人。别的部队基本上不大动,适当分散,避免同敌人碰面。

      坚守大别山的内线部队以小部牵制大敌,以大部消灭小敌的方针,适时地集中或分遣兵力,内外线密切配合,粉碎了白崇禧的残酷围攻。经过一个多月的作战,共歼敌1.1万多人,收复了太湖、英山、金寨、广济、潜山、岳西、黄梅、礼山等县城。这一胜利,威胁到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和中原防线,迫使他们不得不急忙从大别山抽调部队回援,从而有力地配合了各主力的反围攻斗争。

      分兵之后,第一纵队进入淮北不但得到了盼望已久的休整并协同当地军队开辟了息县、临泉等10余县的工作,建立了豫皖苏第四军分区,继之又西进豫西,巩固了豫西根据地。第十、第十二纵队、中原独立旅进入桐柏、江汉地区,利用敌人兵力空虚之机,发动猛烈攻势,摧毁敌人保甲统治,歼灭敌地方团队,较快建立起比较巩固的拥有200万人口的桐柏根据地和拥有300万人口的江汉根据地,取得了重大收获。这次分兵在大别山斗争历史上是一次影响较大的战略举措,为下一步的中原逐鹿,准备了较好的条件。

      五、皖西是内线中的内线、背得更重

      刘邓大军分设前后方指挥部后,第二纵队位于新县、金寨以北地区;三纵队在皖西;六纵队在鄂东作为机动,灵活分散集结。三纵在地占大别山新区半壁江山以上的皖西内线坚持,牵制敌人,也成为敌人合击的目标。三纵3次跳出敌人四个整师的合击。一次行军途中陈锡联遇到了邓小平和李先念副司令员,李先念开玩笑说:“背得动吗?”邓小平一脸严肃地说:“我们在大别山就是要多背一些,背重一些,宁愿本身多忍受一个时期的艰苦,也要多拖住敌人几十个旅,使山东、陕北兄弟部队大量消灭敌人。”陈锡联指挥三纵在老区干部群众支援下,在皖西顶风冒雪,长途跋涉,拖着敌人几个师在崎岖山道上兜开了圈子,几十天功夫,敌军就被拖得焦头烂额,疲惫不堪,胜利完成吸引多路敌军并将其拖垮的战斗任务。

      六、皖西是邓小平系统总结“大别山经验”所在地

      1947年10月,中共中央颁布《中国土地法大纲》后,一个热火朝天的土地改革运动在各解放区开展了起来。为了更好地开展土改工作,邓小平决定进行实地调研。大别山在中国革命历史上曾经历了“六进六出”。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战争是“五进五出”:1932年秋,红四方面军战略转移到川陕地区;1934年秋,红二十五军进行长征离开了大别山;1938年春,新四军第四支队东进抗日;1946年6月,中原军区突围;1947年8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中华民族反击日本侵略者是“一进一出”:1942年12月到1943年初日本血洗大别山,仅金寨县就出现了流波、茅坪、金家寨、杨滩、开顺等系列惨案。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现在开创大别山新区时,开始由于缺乏经验,政策观念淡薄,有些急于求成的急躁情绪,群众发动工作做得不够充分,在土改中出现分给群众的粮食、浮财,群众不敢要,白天分了,夜晚又偷偷地送还地主老财;有的地方还不分阶级地对大、中、小地主甚至富农一起下手,致使树敌过多,造成混乱,甚至连基本群众也疏远工作队。邓小平在金寨、麻城边检查工作时得知这些情况,沙河贫农团代表廖祥武如实地说:“1930年春到1932年10月红军时期这里搞土地改革,我们收了几季庄稼,但红军主力转移后,我们这里成了游击区,农民分得的土地统统被地主恶霸和还乡团地主夺回去了,粮食也全被他们反攻倒算回去。这次人民解放军来是否能站稳脚群众有怀疑,所以分的田地老百姓不但不敢要,有的晚上把牌子拔掉又送还给地主了。”邓小平立即指示说:“由于一些同志对新区工作的政策和策略把握不住,过高地估计了我们的力量,忽视了群众工作的艰苦性,产生急躁情绪,在阶级划分上所提出的‘贫雇农路线’本身就不够准确,在实际斗争中又出现了把富裕中农划为富农,而将富农划为地主,其结果使贫雇农孤立起来,易受摧残,使广大贫雇农也不敢起来与恶霸地主作斗争。”于是,他坚决地表示说:“这是政策上发生了‘左’的偏向,必须纠正。群众之所以把分得的浮财夜晚送还给地主,是因为他们没有安全感。这样做,实际上是我们脱离了广大的劳动群众,孤立了自己。”1948年1月30日,邓小平在前指对大别山新区土改进行了认真总结,给毛泽东写了一份《关于大别山的阶级情况与几个政策的问题》的综合报告。2月8日,邓小平再次给毛泽东写了一份报告《复毛主席征询新区斗争策略与群众组织形式问题》,2月17日,毛泽东向全党批转了这个报告,指出“小平所述大别山经验极可宝贵,望各地各军采纳应用。”“报告非常之好,立转各地仿办。希望你对凡你处能联络的同志或骑马能送信的同志或当面接洽的同志,将你所提的那些策略观点、政策观点普遍通知他们。只要有机会就不失时机地指导他们,并要他们向你处反映结果。”

      根据邓小平的意见和毛泽东的批示,整个大别山和皖西新区的工作有了新的转变,停止了土改、停止了乱分、乱打、乱没收的做法,普遍实行了“清匪反霸,减租退押”的政策,群众真正发动起来了,局面很快打开了,逃避的群众纷纷回家,停办的油坊、锅厂、铁棚也陆续开工,如舒六县毛坦厂镇外逃的工商业者全部回家,230家商店开业,而且还新增加20家米行。霍山县大化坪、千笠寺、漫水河等地开了10家茶行。广大群众积极支前生产、参军参战,出现了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新区由此成为刘邓野战军实施战略反攻的新基地。

      毛泽东对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后的前途作了三种估计:一是付出了代价站不住脚,准备回来;一是付出了代价站不稳脚,在周围坚持斗争;一是付出了代价,站稳了脚。现在可以说是牢牢地站稳了脚。至1948年初,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先后歼敌69000余人,解放2400万人口。邓小平致电党中央、毛泽东:“大别山站稳了,实现了战略任务。”

      (作者为六安市政协常委、市党史宣讲团名誉团长)

      [1] 《刘邓关于部队进入后的部署给各纵队的批示》,1947年8月27日

      [2] 1932年9月,在红四方面军军第四次反“围剿”中,国民党军卫立煌部进占金家寨,国民党政府为加强对鄂豫皖边区的统治,于10月11日划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的河南商城、固始县及安徽省的六安、霍邱、霍山3个县计5个县各一部分地区,在原属六安县的金家寨设立煌县。

      [3]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会性991年6月版,第1243页。


    版权所有:六安茶谷园区管委会 六安新闻网
    皖ICP备13012527号
    投稿邮箱:luancgw@163.com     联系电话:0564-3379063 3372073